主页 > 历史咨询 > 供奉战犯的吴啊萍是何身份?南京官方公告来了但疑点太大
供奉战犯的吴啊萍是何身份?南京官方公告来了但疑点太大

  近日,有网友爆料位于南京九华山公园里的玄奘寺,供奉着四名日军战犯的长生牌位,供奉人署名为“吴啊萍”,该消息随即在网上引发网民愤怒。

  据新京报报道,记者致电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工作人员称,已开展工作核实“吴啊萍”身份。此外,涉事寺庙已经封停,后续调查情况将在南京公安官网发布。

  而据报道,从曾去过玄奘寺地藏殿的知情人及获取的现场图片了解到,疑似牌位供奉者“吴啊萍”一共供奉了6个牌位,其中5位日本战犯,另一位是曾保护过中国人的美国女性教育家“华群”(英文名明妮·魏特琳,保护了1万多名中国人),有些掩人耳目之意。

  而有人分析,吴啊萍这三个字有阴谋论的影子。吴在日本是一个重要军港,是二战时日本海军的主要据点之一,隶属于广岛县(就是被扔的地方)。啊是日本50音里面的第一个发音。而萍士兵的意思。吴啊萍就是日本海军第一军或者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的意思。

  南京官方通报,涉案人员吴啊萍,出生于1990年9月,原籍福建晋江,2000年随父母定居南京。2009年到北京某医学院就读,2013年进入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2019年9月辞职去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2022年7月22日被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调查。

  据调查结果说,吴啊萍的行为是个人行为,未发现其受人指使或与他人共谋的情况。她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知道了松井石根等5名战犯的罪行,遂产生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她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

  而在接触佛教后,产生了通过供奉5名侵华日军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错误想法。

  2017年12月18日,吴啊萍到玄奘寺要求供奉牌位,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

  寺庙按照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供奉5年共收费3000元,灵松开具了收据,注明供奉时间“2018—2022”,随后在黄色牌位纸(9×4厘米)上写下标注“友”字的6人名字和“吴啊萍”落款。

  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众到玄奘寺地藏殿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僧人庆玄、禄玄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寻找,其间发现了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游客拍下照片。庆玄随即撤下5名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持传真,传真要求严禁外传,此后一直未向主管部门报告。

  直到今天东窗事发。她涉嫌犯寻衅滋事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什么是牌位?牌位原为儒教所用,中国佛教从宋代起予以采用,在牌位上书写死者法名,置于佛坛或某处,表示祭祀死者之灵。只是祭奠亡灵的。

  按正常人的思维,你会为仇人立牌位纪念吗?南京大屠杀造成30多万南京军民死亡,正常人会产生愤怒,而非噩梦缠身。吴啊萍这样的操作无法自圆其说。她是精日分子?还是收人钱财?

  按南京官方的通告,玄奘寺一个牌位才100多块。然而据知情人曝光,玄奘寺地藏殿内有4至5个小厅,都是供奉相应长生牌位的,牌位价格便宜的有几千块,贵的上万,他曾看到过不少外地人来寺庙咨询供奉牌位事宜。日常有部分信众花钱买长生牌位,常见的价格在2万至4万一年。

  玄奘寺主持传真法师是历史系高材生,他对抗战历史不可能不了解。按正常人的思维,遇到这样的敏感事件,绝对不应该是隐瞒,而是立马向公安局甚至更高的部门举报,而非隐瞒。但传真法师硬是给压了下来。你说奇不?

  这个调查结果是不能令人满意的,真相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想知道真的真相,而非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