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旅游新闻 > 业务篇之融资类信托
业务篇之融资类信托

  从监管治理方面来看,监管部门主要从房地产信托业务融资额度、融资类业务压降规模和非标产品比例限制三个方面对房地产融资信托进行监管。此外,监管就房地产信托业务所涉各类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的现象进行了严密排查,套路贷、经营贷流入房地产市场的现象得到有效管控。

  从房地产融资类产品压降情况来看,根据协会数据,2020年第四季度末,房地产资金信托余额为2.28万亿元,同比2019年第四季度末2.70万亿元下降15.75%,环比第三季度末2.38万亿元下降4.19%。2020年第四季度末,房地产信托占比为13.97%,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末15.07%。总体上来看,2020年融资类信托压降近万亿元房地产信托,占比降至13.97%。

  从产品收益角度来看,2020年房地产类信托产品的收益整体处于下行,2月受疫情影响房地产短期资金缺乏导致平均信托收益冲高至8.35%,年末下滑至7%左右。

  整体而言,我国房地产行业尚处于平稳增长态势,信托公司积极配合落实宏观调控政策,房地产信托规模和收益率都呈现明显下降态势。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消费金融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加速了科技化转型。自2015年以来消费金融行业规模迅速扩张,截至2019年末,我国消费金融市场整体规模高达122473.17亿元。根据零壹智库发布的《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报告(2020)》,2017—2019年,消费金融行业增速分别为38.13%、24.12%、15.92%。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报告,预计2019—2020年消费金融市场扩张将有所减缓,增速在8.7%,整体增速继续放缓。在疫情冲击下,2020年第一季度居民减少外出,消费金融逐渐向线上化、无接触消费金融业态发展。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借助互联网和5G通信,城乡差别、数字鸿沟等不断缩小,传统消费金融发展面临的成本较高、收益不足、效率和安全难以兼顾等问题逐步得到解决。线上获客、自动化审批逐步成为市场主流,借助人脸识别、机器学习、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在批量处理客户申请及审批的同时,引入机器人自动催收,兼顾效率性和安全性。

  市场空间方面,消费金融公司牌照审批加速,使市场参与者更加多样化,但受居民消费能力、消费需求升级、行业渗透率较低等因素,消费金融行业仍有强大发展空间与潜力。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数量从2010年的4家上升到2020年末的27家,并且行业整体盈利状况良好。截至2020年6月末,消费金融公司资产规模4861.5亿元,贷款余额4686.1亿元,服务客户数1.4亿人。另外,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我国居民消费能力逐步提升,居民对消费品的需求日益增长,对生活质量的追求逐年提高,催生消费金融市场需求,我国短期消费贷款占比不断提高。

  监管政策方面,在鼓励发展的同时,2020年下半年各项强监管相继落地,监管采取一系列措施平衡创新与风险,遏制盲目扩张和滥用杠杆风险。消费在提振经济增长、促进“双循环”发展格局方面具有重要意义,无论是《关于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若干措施的通知》,还是《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金融监管部门推出一系列政策鼓励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支持消费复苏。与此同时,监管部门注重监管的完善性,从最高法限定民间最高借贷利率,到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再到反垄断指南的推出,监管采取一系列措施平衡创新与风险的关系,遏制盲目扩张和滥用杠杆风险,夯实了整个消费金融业的监管框架。

  受消费金融政策趋严的影响,信托公司消费金融信托规模稳步上升的同时,内部结构也进一步调整。根据协会的调研数据,48家调研信托公司中已有30家开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截至2020年末,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累计规模12155.22亿元,较2019年上升28.45%;业务余额3196.41亿元,较2019年下滑37.34%。业务余额的下滑主要由于被动管理类业务规模的下降。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业务余额增长19.64%,被动管理类信托业务余额下滑51.82%。在房抵贷业务方面,2018—2020年余额下降明显,由2019年的355.52亿元降至225.04亿元,降幅明显,为36.70%。

  从信托规模和行业发展水平来看,呈头部集聚效应,五矿信托、华能贵诚信托和中航信托三家公司2020年累计规模为9825.77亿元,占合计累计规模的80.84%,相较2019年的82.20%,虽略有下降,但头部集聚效应仍旧显著。其中,五矿信托以超6000亿元的融资规模居行业首位,规模占比超行业累计规模的50%;中航信托2018—2020年扩张速度较快,累计规模从2018年的100亿元扩张至2020年的1000亿元,平均增速达到250%。同其他公司相比,头部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也较强,2020年华能贵诚信托和中航信托的主动管理业务规模占比分别为84.69%和99.77%。

  依据协会调研数据,2020年上海信托、中粮信托和爱建信托3家公司开始布局消费金融业务,至此共有44家信托公司开展该项业务,并将其作为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重点方向之一。但受竞争激烈影响,从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专业管理能力角度来看,信托公司对待消费金融融资业务的态度较为谨慎,如何在头部集聚效应明显的信托行业中,吸引新的客户并挖掘客户需求,提升主动管理能力,成为发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难点和重点。

  2020年,国家针对个人消费贷陆续出台监管文件,如《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等,对互联网贷款业务进行了全面具体的规定,也为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信托公司提供了更加规范的模板。从以往客户就消费金融信托业务向监管部门的投诉情况来看,重点问题多为贷款利率过高、乱收费、暴力催收、与无资质机构合作放贷等。这些均凸显信托公司在业务合规性方面的短板,在减少客户投诉、降低合规风险、保护消费者权益等方面均有较多功课要做。从现有监管导向来看,监管层也将会继续加大对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合规管理力度。合规建设的投入,将对信托公司的业务主动管理能力提出新的要求,进一步降低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盈利水平。另外,消费金融业务本质为信贷业务,属于非标准化业务,开展该业务本身同信托公司现有业务转型方向不符,如百瑞信托等公司在尝试介入后停止开展该类业务。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于2021年结束,这也对信托公司开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提出更高要求。

  随着消费金融信托业务规模的不断加大,信托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开始重视发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资产证券化。如根据协会调研数据,2019年,外贸信托、华能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提高了对消费金融信托资产证券化的重视程度。开展资产证券化,一方面可以通过证券化的方式,将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风险转移出信托公司;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发行ABS的方式从公募市场获取资金,再将资金用于投放生成新的消费金融信托资产,缓解开展该类业务的资金端问题。但鉴于资产端生成利率过高,信托公司ABS项目落地难度较大,信托公司除作为原始权益人发行ABS外,多作为受托管理人,发行资产证券化,或对消费金融资产的夹层和劣后级进行投资,全链条介入困难较大。

  同2019年相比,消费金融信托业务模式在以往的流贷、助贷、联合贷的基础上增加服务信托,回归信托业务本源,将消费金融业务置于具体产业链中,促进地方经济有效发展。服务信托是目前信托市场中最能体现信托本源价值的业务工具,因此,资管新规和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均力推将服务信托作为信托行业的转型方向之一。厦门国际信托率先通过与当地产业链相结合的方式,设置消费类服务信托,助力地方经济发展,彰显了服务信托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

  2020年,为促进疫情后文旅产业消费振兴,厦门国际信托落地信托行业首单以文旅振兴消费为主题的服务信托业务——“厦门国际信托‘春暖花开—康来厦门’文旅消费方案服务信托”。产品运用科技力量和金融专业知识,成功探索运用信托工具实现“政府扶持+商家优惠+平台营销+金融助力”的创新模式。同时,产品首创以服务信托模式进行文旅专项补贴资金的管理运作,精准惠及活动消费者与文旅企业;首创运用大数据助力厦门市中小企业增信基金,全力支持文旅企业在疫情防控阶段的经营活动;首创金融机构员工参与史上时间最长的直播活动,12小时不间断为厦门文旅行业倾情代言。文旅消费服务信托为拉动厦门住宿、餐饮、交通、购物等领域消费作出贡献。